▲当晚家人将小张接回家。记者叶永春摄

小张被劝下大桥,由民警带走。记者叶永春摄

有些网贷平台要求提供通讯录认证。记者叶永春摄

本报记者叶永春

本周一,晚报96466新闻热线接到一个电话,可把接线的同事吓了一跳:来电的男子,说他正在一座大桥上,感到无助,想要往下跳……接到电话,记者立即行动,第一时间联系警方并赶去现场。途中,记者不断与来电男子沟通,想方设法将他稳住再稳住……总算,担心的事没有发生。事后男子说,他之所以这么冲动,是遭到了网贷平台的暴力催讨,“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电话和短信骚扰了……”

这件事已过去4天了,我们之所以等到现在报道,是因为当事人已正视问题并在积极处理,也愿意把经过原原本本说出来,给更多的人提个醒。

来电,有人要轻生

12月24日14:18,姑苏晚报96466新闻热线响了。原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读者来电,可提起电话,晚报热线组的小陈一阵头皮发麻。

“张先生来电,电话:×××××,现人在××厂边的××桥上,说要跳河。”小陈立即联系值班记者。来电的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要轻生?因他不愿在电话里多沟通,主动挂断了电话,这些都成了等待记者去揭开的谜。

收到小陈的信息,记者立刻拨打小张的电话,语音提示无法接通,再打,仍然无法接通。“您好,我是姑苏晚报。”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后,记者查了下小张说的大桥,那是一座立交桥,桥下是娄江。

事情是真是假?暂无法判断。记者将晚报热线接到的情况提供给110接警平台,同时联系采访车第一时间赶去那座大桥。途中,接到警方反馈,情况属实,那座大桥上确实有个男的,民警已到场。

赶路的同时,记者再次拨打小张的电话,这次打通了。“我在桥上,腿悬着。你们过来我就等……”话没说几句,小张挂断电话。记者再次拨通:“我们正在过去,您先撤到安全的地方,要相信不管有什么问题,都是能解决的。”小张支支吾吾,又挂断了。记者又陆陆续续拨打了5次电话,并加了小张的微信,通过电话和发信息,希望能稳住他。

约30分钟后,记者到了桥边,看到桥面最高处,有个男的,几步之外,有几位民警。小张可能有点着急,主动给记者发来信息,记者立即回复“到了”。或许是小张的注意力分散了一下,民警抓住时机突然行动,上前将他控制住。

15:00,民警把小张带往派出所。

开解,迈过心头的坎

担心的事总算没发生,小张的心结,是不是也解开了?

当天16:00,记者收到一条信息,发信息的是小张。他说,他从派出所出来了,心里仍旧堵得慌,还想到大桥上去。

记者放下手头的事,与小张聊天,也大致弄清楚了他的心事。他已婚,前一天晚上就从家里出来了,在外面转了一天一夜没回去,觉得对不起家人。他给记者发了张短信截图,“×××、×××,他俩弄网代(贷)没还,留的你号码……是否知晓”,这条短信中有小张的名字,每隔数分钟就发一条,充满手机屏。小张说,他的家人、亲戚、同事和朋友,都受到了短信的轮番轰炸。短信中提到的另一个人,是他妻子,最无辜最对不起的就是她”。“

小张说,群发短信的是网贷平台。大约两个月前,他收到短信广告,说可以办贷款,就点了短信中的链接,发现贷款很方便,就贷了一些,但没有及时还上。前两天他在家洗碗,可能是没有接到催款人的电话,没过多久,就接连有亲友、同事给他发信息,说受到了短信轰炸。小张的手机也不断接到骚扰电话。“这个坎我心里迈不过去。”当天,他把工作辞了。

记者决定找小张当面聊聊。

回家,有困难一起面对

起初,小张同意到报社来,但记者等了近一个小时,没等到他。他说,他在另一个地方,如果记者要过去,他就发定位。记者说,你等着,我会过去的。

当天19:45,在苏州火车站附近,记者找到小张,他正想找个人聊聊。他说,网贷的钱他能还上,但不知道怎么面对家人。记者建议他把该还的钱还上,如果权益受到了侵犯,可以通过相应的司法渠道去维权,但不回家在外面乱转是不行的。早点回家吧,不管什“么事,相信家人会和你一起面对的。”记者建议他先给家里打个电话,让他们放心。

小张拿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,这时手机响了。来电号码小张不认识,对方说是××部门的工作人员,要帮他维权,叫他不要走开。记者建议等等看,陪小张在路边等。

20:00,两名民警从身后将小张拉住了,民警的背后,是小张的家人。看到小张无碍,家人当场哭了出来,小张一时也控制不住,哭了。原来,自称工作人员的正是小张的家人,他们生怕小张继续躲避,才用其他号码与其联络。

在车上,经过大家一起劝解,小张的心结解开了,同意回家。

讲述,都是网贷惹祸?

这些麻烦事,小张的家人坦然面对。妻子小罗说,小张赌过,借过钱,还了。前不久,她才知道他在网上贷款,也问过他,但他借钱的平台太多,记不清了。经过几天的梳理,目前他们列出了6个平台,已知的金额不算大,他们能一笔一笔还上。

“借钱了一定要告诉家里人,就算要变卖家当去还,也不要碰这种贷款了。”小罗算了算,有的网贷本金1.5万元,却要还2万多,虽然申请很容易,到款也快,但利率实在太高,还暴力催讨。

就在昨天,记者也接到了推销网贷的短信广告,点击链接,安装App 后,可以看到申请过程中除了实名认证,还有一个环节,就是通讯录认证。

律师陈礼生说,根据法律法规,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%,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,法院是应该支持的;不过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了年利率36%,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是无效的,也是不受法律保护的。对于催讨行为,也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。陈礼生说,首先不应该影响他人正常生活,尤其是其家人、朋友与借贷行为无关时,对他们进行骚扰,已经是违法行为,情节严重的还要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首页社会